高欢 - 人物首页

高欢大丞相 | 太师

高欢(496年—547年),东魏王朝的建立者和实际统治者,字贺六浑,公元496年出生在怀朔镇(即今包头市固阳县口口古城)。高欢的六世祖高隐是渤海蓚(河北景县)人,祖父高谧官至侍御史,因犯罪被迁徙居怀朔镇,降为兵户。高欢为人深沉大度,轻财重士,为豪侠所尊。普泰二年(公元532年),高欢率3万军队与尔朱兆20万大军在韩陵山(河南安阳东北)激战。高欢打败7倍于他兵力的尔朱兆,成为军事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战例。同年,高欢攻占邺城(河北临漳),废节闵帝,立孝武帝。高欢为大丞相、柱国大将军、太师。次年,高欢北伐尔朱兆,尔朱兆战败在今山西离石上吊身亡。永熙三年(公元534年)北魏分裂为东魏、西魏,高欢控制东魏政权达16年之久,后其子高洋取代其地位建立北齐,追高欢为献武皇帝。

基本信息

中文名高欢

字号贺六浑

别名贺六浑

国籍东魏

民族汉族

出生日期公元496年

出生地怀朔镇(包头市固阳县)

去世日期公元547年

职业大丞相,太师

朝代南北朝

谥号献武皇帝→神武皇帝

庙号太祖→高祖

陵寝义平陵

代表作品 沙苑之战

主要成就 消灭尔朱氏势力
控制东魏朝政

史书记载

《北齐书帝纪第一神武上》

《北齐书帝纪第二神武下》

《北史卷六齐本纪上第六》

《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五》

《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六》

词条概要

高欢,东魏王朝的建立者和实际统治者。为人深沉大度,轻财重士,为豪侠所尊。攻占邺城,废节闵帝,立孝武帝。为大丞相、柱国大将军、太师。

轶事典故

尔朱荣认识高欢时,对高欢能让马乖乖站着让他清洗,十分惊讶,高欢表示软硬兼施(类似于今日老美大棒在手、金元在口政策)才是唯一方法,尔朱荣对他记忆十分深刻,开始拔擢他。后来,高欢几个儿子有次面对一团绳索难解,其中次子高洋一刀砍断,高欢十分高兴。此为“快刀斩乱麻”一语由来。

人物评价

总评

高欢为人深沉,富于机谋,极具军政天赋。善用人,不问地位高低,唯才是举。治军严明,将士乐为效死。从他替尔朱荣出谋划策,到后来击破掌权的尔朱家族都显示了这一点。另外,高欢临终前嘱咐儿子高澄,指出侯景必然造反,但只要用慕容绍宗为帅就可讨平。结果不出高欢所料。高澄、高洋日后的班底,基本不出他的建制,为北齐立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历代评价

孝静帝元善见:“赖齐献武王奋扬灵武,克剪多难,重悬日月,更缀参辰,庙以扫除,国由再造,鸿勋巨业,无德而称。”

尔朱荣:“堪代我主众者,唯贺六浑耳。”

慕容绍宗:“高公雄略,又握大兵,将不可为。”

段长:“君有康济才,终不徒然。”

宇文泰:①“贼臣高欢,器识庸下,出自舆皂,罕闻礼义,直以一介鹰犬,效力戎行,埙冒恩私,遂阶荣宠。不能竭诚尽节,专挟奸回,乃劝尔朱荣行兹篡逆。及荣以专政伏诛,世隆以凶党外叛,欢苦相敦勉,令取京师。又劝吐万儿复为弑虐,暂立建明,以令天下。假推普泰,欲窃威权。并归废斥,俱见酷害。于是称兵河北,假讨尔朱,亟通表奏,云取谗贼。既行废黜,遂将篡弑。以人望未改,恐鼎镬交及,乃求宗室,权允人心。天方与魏,必将有主。翊戴圣明,诚非欢力。而欢阻兵安忍,自以为功。广布腹心,跨州连郡。端揆禁闼,莫非亲党。皆行贪虐,窫窳人生。”②

高欢虽智不足而诈有余。”

高洋:“世道横流,苍生涂炭。赖我献武,拯其将溺,三建元首,再立宗祧,扫绝群凶,芟夷奸宄。德被黔黎,勋光宇宙。”

李百药:①“长而深沉有大度,轻财重士,为豪侠所宗。目有精光,长头高颧,齿白如玉,少有人杰表。”②“神武性深密高岸,终日俨然,人不能测。机权之际,变化若神。至于军国大略,独运怀抱,文武将吏,罕有预之。统驭军众,法令严肃,临敌制胜,策出无方。听断昭察,不可欺犯。知人好士,全护勋旧。性周给,每有文教,常殷勤款悉,指事论心,不尚绮靡。擢人授任,在于得才,苟其所堪,乃至拔于厮养,有虚声无实者,稀见任用。诸将出讨,奉行方略,罔不克捷,违失指画,多致奔亡。雅尚俭素,刀剑鞍勒无金玉之饰。少能剧饮,自当大任,不过三爵。居家如官。仁恕爱士。始,范阳卢景裕以明经称,鲁郡韩毅以工书显,咸以谋逆见擒,并蒙恩置之第馆,教授诸子。其文武之士尽节所事,见执获而不罪者甚多。故遐迩归心,皆思效力。至南威梁国,北怀蠕蠕,吐谷浑、阿至罗咸所招纳,获其力用,规略远矣。”

卢思道:“齐高祖神武皇帝,天纵英明之略,神挺雄武之才,龙摅豹变,投袂而起。四明昆弟,大会韩陵。类蚩尤风雨之兵,若新都犀象之陈。彼曲我直,天实赞之。日未移晷,大歼丑族。然後拔立宗枝,入纂皇统。群后成务,天下晏如。但芒刺成灾,震逼为梗。居郑流彘,去而不入。迁鼎旧邺,国命维新。朝章国宪,灿然毕举。渭南失律,似乌林之丧师;洛北先鸣,同官渡之凯入。虽天命有归,而尽于北面,方之魏武,具体而微。”

朱敬则:“神武崖岸高竦,器宇深沈。望之俨然,风尘自远;听之逾厉,雷霆或闻。至乃足践列星,声振原地。”

司马光:“欢性深密,终日俨然,人不能测,机权之际,变化若神。制驭军旅,法令严肃。听断明察,不可欺犯。擢人受任,在于得才,苟其所堪,无问厮养;有虚声无实者,皆不任用。雅尚俭素,刀剑鞍勒无金玉之饰。少能剧饮,自当大任,不过三爵。知人好士,全护勋旧;每获敌国尽节之臣,多不之罪。由是文武乐为之用。”